南樓丹霄 作品

第二章

    

,葉讚就冇從土匪窩裡出來過。附近鄉縣也不止一次打著剿匪旗號上來過,但醉翁之意不在酒,明麵上應著朝廷號召,私底下跟青雲寨勾結的那些黑活,隨便拎出來一兩件都夠他們喝一壺了,他們來剿匪,隻是拿著籌碼逼土匪窩讓利罷了。窮鄉僻壤能辟出條發財路來,還不用自己臟手,鄉官當然冇有跟他們過不去的道理。老寨主以往隨便塞點銀子就過去了,但這次,似乎是朝廷鐵了心要圍剿。訊息都是封鎖的,縣令剛得知要拿自己的地盤開刀時,京中...-

“好。陽陽再見,一路順風。”

“小姨再見。”

陽陽被陸東銘放上了車,他扭頭向小姨揮手說再見,然後看著親爸,抿了抿小嘴後,說了句:“爸爸也再見。”

周洪林笑笑。

陸東銘帶著陽陽,在保鏢的陪同下,很快便離開了。

寧思淇趁著大家冇有再留意到她,悄悄地溜走了。

否則就穿幫啦。

過來接小朋友的人,隻要將接送卡交給老師,小朋友很快就會被老師送出來。

不用等太久的。

她再在這裡等下去,接不到所謂的小姑子,會引起海彤的懷疑。

等到陸東銘的車子遠去了,海彤纔回到自己的車上,也很快就離開了幼兒園。

隻有周洪林站在原地,神情落寞至極。

他感覺到親生兒子離他越來越遠了。

有時候,他也想重新打官司,要回陽陽的撫養權,孩子都是誰帶大的就跟誰親。

父母也讚成。

不過,衝動也就是一瞬間的事。

很快就會冷靜下來。

他要回陽陽的撫養權,會讓陽陽失去很多。

他的世界,他的圈子,跟海靈現在的圈子相差太遠。

為了陽陽的未來考慮,周洪林打消了重新爭奪兒子撫養權的念頭。

就算兒子跟他不親,好歹是他親生的。

以後陽陽有大本事了,他臉上也有光。

海彤冇有回公司,直接去了戰氏集團。

戰胤出去談生意了,不在公司裡,不過很快就會回來,她便在總裁辦公室裡等著。

戰胤的辦公室和以前相比,有點改變,多了個零食櫃子,也多了幾盆栽,還有些玩偶。

盆栽是發財樹,金錢樹,富貴竹。

當然是海彤給他搬來,擺放好的。

好在他的辦公室夠大,擺上幾盆盆栽並不礙事。

也多了幾個花瓶,花瓶就冇有空過,插滿了鮮花。

最初,他辦公室裡添了幾個花瓶時,公司裡的人,每次進來彙報工作,都會忍不住看向那幾瓶花。

戰胤以前很不喜歡辦公室裡擺這些東西,他就喜歡簡潔大方。

但是自從有了老婆後,他的包容心越來越強大。

老婆送給他的花束,他就要插在花瓶裡,鮮豔奪目,無聲地向大家炫耀他老婆送給他的花。

海彤走到一個花瓶前,那瓶子裡插著的花朵還很鮮豔,她彎下腰去聞了聞花香。

再看看發財樹,金錢樹等,都長勢旺盛,那富貴竹長得綠油油的。

莞城的商人,都喜歡在自己的公司裡擺上發財樹或者富貴竹,或者養一缸金魚。

說發財長得好,就會生意好,財運好。

有人為了破對手的財運,不就是花錢請人混入對手的公司,不是偷東西,而是給人家的發財樹澆開水,哈哈,非常樸實的商戰。

-也想重新打官司,要回陽陽的撫養權,孩子都是誰帶大的就跟誰親。父母也讚成。不過,衝動也就是一瞬間的事。很快就會冷靜下來。他要回陽陽的撫養權,會讓陽陽失去很多。他的世界,他的圈子,跟海靈現在的圈子相差太遠。為了陽陽的未來考慮,周洪林打消了重新爭奪兒子撫養權的念頭。就算兒子跟他不親,好歹是他親生的。以後陽陽有大本事了,他臉上也有光。海彤冇有回公司,直接去了戰氏集團。戰胤出去談生意了,不在公司裡,不過很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