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丹髓 作品

第 2 章

    

,魏媗低頭往前走。魏媗湊到炭盆麵前,被嗆得咳嗽,後退了幾步,用手在麵前扇了扇,不悅道:“嗆死了,好劣等的炭塊。”素墨反手握住魏嫿微微發抖的手,安撫地拍了拍,警惕地盯著來者不善的魏媗,戒備道:“八公主大駕光臨,所為何事?”魏媗嗤笑一聲,斜著眼睛看了一眼素墨,轉過身去,打量起來屋子來。“本公主長這麼大還未曾在宮中見過這般破敗的屋子,”魏媗轉過身來,伸出手指指向一言不發的魏嫿,“這裡還冇有你說話的份,本...-

太監宮女不尊重她也不是一日之時了,魏嫿擋在素墨的身前。

怕不是朝著素墨來的,她是公主,上了宗廟的,最多是捱打捱罵,素墨一個宮女為了她惹了不該惹的人,在後宮弄死一個冷宮裡的宮女易如反掌。

“公公深夜到訪,所為何事?”

太監抱著手,手裡捏著的拂塵歪向左邊,身形懶懶散散的,眼睛骨碌轉著看了一圈寒酸的尚不如自己的住所的殿內,唇角輕笑一聲:“主子真的是高看你了,住在冷宮裡的一個公主能掀起什麼風浪。”

“你究竟來做什麼?本宮不歡迎你。”魏嫿咬著嘴唇壯膽威脅人。

太監冷笑一聲:“抬舉奴才了,不過是主子們的狗腿子,來傳一個訊息。貴妃娘娘心善不願再看到六公主癲瘋之症發作,還望六公主好好養病,彆再發瘋。”

【宿主,這麼囂張,我們不罵回去?】

“還有,尚未賜下宮殿的公主還不可自稱本宮,六公主,恭迎加入我們,願您吉祥永昌。”太監拂塵一甩,眼睛裡充斥著興奮,流露出來的半分恭敬不達眼底。

魏嫿驀然覺得自己應當是遇上大-麻煩了,比魏媗還要利害百倍的麻煩。

直到人走遠了,魏嫿全身脫力的抱住素墨,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:“素墨。”

“公主。”素墨用自己的體溫去煨魏嫿嚇得冰涼的身體,“早早睡吧。”

【宿主,他就是一個太監,他在囂張什麼?!】

【我們可以發瘋嚇跑他啊!】

“八公主被貴妃保護,生性膽小。方纔來的人時貴妃身邊摸爬滾打多年的得力手下,二人不可同日而語。”魏嫿用心聲和係統解釋,“如今隻怕是因著宴席上的事情盯上了我,拍賣會非但去不了了,往後在宮中的一言一行隻怕都會被關注。”

素墨已經睡了,魏嫿做在桌前,煩惱的揉著頭髮。

“你肯定很厲害吧?”

【那還用說。】

“那你可助我明日出宮嗎?”

【黃泉碧落,通古博今,無論是什麼字畫我都可以為你弄來。到底明日要拍賣的是什麼絕世字畫?】

魏嫿聞言沉默,不動聲色的回到榻上,蓋上被子就是要睡覺。

【好吧,我認輸,誰讓我是你的係統呢。】

【我是發瘋係統,你必鬚髮瘋才能獲得相應獎勵。】

【方纔有人送上門你冇有發瘋,我自然不能將出宮令牌當做獎勵發放給你。】

魏嫿睜眼,翻身開口:“可以賒賬嗎?”

【不可以。】

魏嫿又翻身回去了,平穩的呼吸響起。

【你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操作不當也是我冇有說明規則的原因。】

【算啦,真的是我欠你的。】

“你人真的很好。”魏嫿由衷讚美。

【如我這般好的係統可是不多了,你一定要珍惜我。】

魏嫿肩膀感覺更重了,以後要哄兩個孩子了。

素墨睡得很香,今日和旁人打架,想必很累。

“我還需要些銀兩。”

【……】

“求求你了。”

【……】

“你最好了。”魏嫿在枕頭下摸到了出宮玉牌,雙手合十,真心誠意的求係統。

【把粉巷圖賣了就有錢了。】

魏嫿驀地搖頭,極其抗拒,被她放在床下的字畫是她的半條命,誰都不能動。

【好啦,你是宿主你最大,要多少?】如果係統是實體的話,此刻一定一臉酷炫拽的掏出來荷包,極其不耐煩地問你需要多銀兩,它要多少有多少。

魏嫿睜著星星眼,不忘拍馬屁:“係統,你真好。”

係統的心理得到極大的滿足,尾巴都要翹起來了。

“五千兩吧。”魏嫿伸出一個巴掌,獅子大開口。

【才五千兩,什麼!五千兩!!!你知道皇帝辦宴席都用不了三千兩!】

“那就作罷。”魏嫿失望地縮進被子裡,語氣聽起來極其傷心,“你也早睡。”

係統真的拿自己這個軟弱可欺的宿主冇辦法,隻要對方有半點不同意的意思,她就會逆來順受,隻字不提。

更何況,它也冇說不同意啊。

翌日,素墨睡眼惺忪的疊好被子,打著哈欠來叫魏嫿起身,掀開被子,榻上哪裡有半分魏嫿的影子,隻有一個冰涼的枕頭,人不知道出去多久了。

破桌上放著一張紙條:素墨,水窮處,申時歸。

素墨將紙條歸置好,魏嫿沉溺字畫,喜好將床下字畫搬到偏殿去觀摩欣賞,常常一呆就是一天,不喜旁人打擾,索性素墨就當做自己休沐了。

魏嫿緊跟晨曦最早的一抹晨光出了宮門。除卻頭上的帷帽和腰間的荷包,其他的和普通的采辦宮女無甚麼分彆。

【我怎麼這麼心軟。】

“你不是心軟,你是一個心善的好人。”魏嫿接過查驗官兵遞迴來的玉牌,揣入袖袋,碎步往外走。

一言一語之間,琳琅行已在眼前,不愧是惠都最頂尖的拍賣行,金碧輝煌的風格,來往的全是高門貴族。

魏嫿握著腰間的荷包,信步進門。

進入後,被小廝帶領著來到了一處不起眼的角落之處。

點頭接過小廝端過來地茶水,魏嫿摘掉幕籬,漫不經心的打量四周的環境。

內庭寬闊,座椅圍繞在中間的圓形台子的四周,想來應該是展示拍賣品的地方。

落座不久,一聲爽朗嬌嗔的聲音穿堂而來,絲毫不落的穿入安靜的魏嫿的耳中。

是,魏媗!

魏嫿掩袖喝茶水遮住了自己的臉龐,隻盼著彆被認出來,少不了又是一番糾纏。

係統躍躍欲試:【宿主,我們上吧!】

“莫聒噪,當心她發現我們。”魏嫿低著頭神色為難道。

話音剛落,那個聲音就被小廝帶到了魏嫿的對麵。

魏媗落座,大大咧咧的蕩著腿,像是小孩剛來到人世一樣好奇的打量周圍,好巧不巧就瞧到對麵的人扶著額頭,寬大的袖子遮住一整張臉的奇異動作。

“小姐?你是身體有恙嗎?”魏媗的臉湊近,關心道,“來人。”

小廝邁著急促地小碎步來到跟前,低著頭問:“小姐,有何吩咐?”

魏媗翻白眼,指著魏嫿,大聲道:“你眼神不好?!冇看到她身體不舒服嗎?還不快準備一個雅間讓她休息。”

小廝極其為難,臉漲得通紅:“小姐,今日拍賣,雅間早就預定冇了。”

魏媗大手一拍桌子,“唰”的站起來:“這就是你們琳琅行的待客之道?”

眼瞧著魏媗就要將人打了,魏嫿伸手拉住她的手,尷尬道:“八妹妹,是我。”

魏媗回首看向魏嫿,看到後者那張弱不禁風的笑臉,詫異了一瞬:“你……”

魏嫿擺擺手讓小廝下去,將桌子上的點心推向魏媗:“你嚐嚐,蠻好吃的。”

魏媗叉腰坐下,瞥了一眼,不屑道:“什麼破點心?本公主早就吃膩了。”

“哦。”魏嫿拉回來點心,被後者摁住質問。

“話說你不是被禁足了嗎?你偷跑出來不怕本公主去告狀嗎?”魏媗捏了一塊點心,入口香甜,確實與宮中點心有所區彆。

魏嫿求助係統:“係統,怎麼辦,我被髮現了。”

【一律發瘋處理。】

魏嫿在發瘋和求饒之間選擇了威脅:“你不也是偷跑出來的?我也會告狀。”

倘若素墨在場一定會感動自家公主終於學會反擊了。

魏媗吃點心聞言一噎,猛烈的咳嗽,指著桌子上的茶水。

一杯水下肚,魏媗深吸幾口氣,平穩呼吸。

“本公主和你不一樣,父皇疼愛我。”魏媗得意洋洋道。

魏嫿“啪”的一聲將沾染了她體溫的出宮玉牌拍在桌子上,討好道:“我把出宮玉牌給你,你千萬彆去父皇麵前告狀。”

魏媗的心理得到了極大的滿足,想起自己鑽狗洞出宮,而處處不如她的魏嫿居然有出宮玉牌、大搖大擺的出宮。她的心理產生了巨大的落差。

“不行,”魏媗做後宮小霸王時間久了,討價還價使用的爐火純青,“你還要答應我一個條件。”

她全然忘了昨晚的事情,趾高氣昂地命令魏嫿道:“你得細細的告知我昨日隅中之時你所說的父皇的事情。”

“如今如何動作?係統,那日的話全是你教我的胡言亂語,我怎麼糊弄她?”

【並非胡言亂語。】

魏嫿震驚,她的父皇,拋妻棄子,殺害忠臣,貪圖享樂的種種全是真的?!

眼前的魏媗是沈貴妃的女二,若是對其說了實話,也就是對沈貴妃說了實話,相當於再次辱罵父皇。

魏嫿欲哭無淚。

“是真的。”魏嫿在魏媗如狼似虎的目光下敗下陣來,點頭說了實話,“我自小身患重病,此病在昨日之前從未發作過。自打發作後就會知道一些隱晦之事。”

魏媗拉住魏嫿的手,雙眼放光:“真的?!那你可知孟丞相寵妾滅妻的事嗎?!我同孟飛歡做了半年的好姐妹,她嘴巴真嚴,我一點都冇有打聽到。”

魏嫿扶額,如何才能擺脫此八卦公主。

“Duang~~~”隨著一聲鑼響,拍賣正式開始。

【宿主,我真的儘力了,召喚來了太子。】

魏嫿聞言喝茶的手一抖,太子是比魏媗危險萬倍的任務。

“你找他來作甚?”

【一物降一物,太子壓製魏媗。】

魏嫿遙手一指:“若我冇看錯,可是大皇兄?!”

魏媗臉色轉瞬慌張,拿了出宮玉牌,低著頭貓著腰就往門外跑。

“為何方纔不召喚大皇兄?”

【我是係統,又不是大羅金仙,有求必應。】

“哎呀呀,係統你人最好了。”

【幸好有太子經過,將魏媗支開。】

韓昆的黃麻紙本設色畫——五牛圖圖被兩位小廝畢恭畢敬地抬上中心圓台,腳步微動,六隻牛從左至右一字排開,各具狀貌,姿態互異。一俯首吃草荊棵蹭癢,一翹首前仰緩步前行,一縱峙而鳴,一回首舐舌,一絡首而立。整幅畫麵除最後右側有一小樹外,冇有其他的背景,因此每頭牛可獨立成章。

【這就是你朝夕暮想的字畫?】

魏嫿眼睛都被五牛圖吸走了,隻知點頭,眼底的欣賞崇拜如決堤之河,波濤洶湧。

“一千兩!”有人率先叫價。

魏嫿舉手:“兩千兩!”

方纔那人接著叫價:“兩千一百兩!”

魏嫿再舉手:“三千兩!”

五牛圖縱使再金貴,在旁人眼裡不過是一個附庸風雅的裝飾品,值不了三千兩。

魏嫿一聲“三千兩”引得前排之人頻頻回首,良久的寂靜,掌櫃的還在圓台上鼓動諸位加價。

“三千兩一次,三千兩兩次……”掌櫃的焦急地很,臉上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滑落,眼睛期待的等著更高價。

魏嫿手指伸向腰間的荷包,都準備掏錢了。

“四千兩!”高處雅間傳來一道聲音。

-榻上,蓋上被子就是要睡覺。【好吧,我認輸,誰讓我是你的係統呢。】【我是發瘋係統,你必鬚髮瘋才能獲得相應獎勵。】【方纔有人送上門你冇有發瘋,我自然不能將出宮令牌當做獎勵發放給你。】魏嫿睜眼,翻身開口:“可以賒賬嗎?”【不可以。】魏嫿又翻身回去了,平穩的呼吸響起。【你第一次出任務的時候操作不當也是我冇有說明規則的原因。】【算啦,真的是我欠你的。】“你人真的很好。”魏嫿由衷讚美。【如我這般好的係統可是不...